栏目导航

洒水车价格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社区 洒水车配件 医院救护车 抽粪车报价 扫地车报价 压缩式垃圾车 拉臂式垃圾车
扫地车报价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扫地车报价 >

口碑神作《极道天魔》让人过目不忘的细节看完热血沸腾值得推荐!

发布日期:2021-12-18 12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路胜一睁眼,便看到自己坐在一辆黄灰色的马车上,车厢有些晃动,身边有小女孩细声细气说话的声音。

  他知道他回不去了,从一个在国企里混吃等死的老油子,一次喝醉酒后,醒来就到了这个世界,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五天了。

  小巧今年才只有十二岁。再加上天生娃娃脸,长得个头也小巧。看起来就和十岁小孩没什么区别。小脸胖嘟嘟的,白里透红,穿着绿色小棉裙,小手里还在给路胜搓着准备下车绑头发的发绳。

  这种发绳是用很贵的一种交树皮制成,会自然散发出淡淡的清香,但唯一的不好之处,在于天冷时会发硬,需要用热手搓热搓软。

  他掀开车帘走下车,灰白色的街道上,铺着一块块青石砖,每一块都有脸盆大小。

  “路大公子来了啊!里面请!甲字号厢房给您留着呢!”一个小厮笑脸堆着迎了上来。

  路胜点点头,一副富家公子做派,从身边小巧手里接过银边白纸扇,轻轻一抖,扇面展开,上边画着一副山水烟波图,山水此起彼伏,明暗交叠,还有一看就是大家风范的题词。

  可惜在场的酒客都是些粗人,只有少数的几个文人公子还算能听懂,其余人都对那少女两人视而不见。打赏更是没多少。

  他在这桂花坊地位可不同,如果说这桂花坊相当于地球上的高级娱乐会所,那么他就是这里的至尊vip顾客。一年花费至少几十万的主儿。

  他拉着小巧坐下后,视线在一楼人群里扫了一圈,很快便看到了一个面色苍白的瘦弱公子,穿着一身白衣,手里拿着把骚包的金色荷叶边折扇,轻轻摇着。

  暗红色的木桌上很快上了一桌子的酒菜,路胜夹了一夹莴笋炒肉丝,放进嘴里。再喝一口和饮料差不多的白桂酒。淡淡的甜甜花香混合在一起,就和喝果汁差不多。

  “锦衣玉食,无忧无患,还有小美人侍女暖床,这样的生活,简直太腐败了。”路胜有的时候也会想,自己要不要就这么过一辈子,反正这种米虫的生活也是上辈子他一直追求的。

  这北地雪城,冰虾便是这里的特产,在厚实的冰窟窿里随意一捞,就能打出大量身体半透明的小虾。

  当然价格也是极贵。平常人一月吃一次已经算是奢侈了,哪里能像他这样顿顿都有。

  他来到这个类似中国古代的世界已经这么多天了。但据他观察,这个世界有很多古怪之处。

 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回到了古代,但后来他发现不是。这里的风俗习惯,节日气候,都远远不同于他所知的任何一个朝代地区。

  这几个壮汉一看便知不是本地人,他们的打扮更像是从中原地区过来的,衣着气质没有北地这边的粗豪。

  当头的一个壮汉是个光头,带着铜耳环,满脸横肉,但此时却唉声叹气:“这日子是没法过了。”

  “大哥担心什么,李家村过不去,我们可以走第二条路,从张村那边绕一绕也是可以的。”另一个汉子皱眉道。

  “你懂什么,我过来汇合的时候就是从张村那边走的。情况和李家村差不多,都是死了不少人了。”光头脸上的横肉抖了抖,表情更愁了。

  “到底是出什么事了,大哥你说给兄弟们听听,也让我们涨涨见识。”一个汉子催促道。

  光头壮汉又叹了声气:“具体怎么,我也不清楚,只知道绥阳湖边的好几个渔村,都出事了,好像是有水鬼作祟。”

  路胜的桌子和他们距离不远,也能听到他们不加掩饰的聊天。原本他只是当听着玩,没想到这几人居然还聊起神神道道的东西来。

  他这一世的路家,在这北地冰城是数一数二的大户,家财万贯那还是说少了。要说放在地球上对比,那至少也是资产过亿的有钱人。

  这几天出来喝酒,他在酒坊里也听了不少关于妖怪神鬼的传闻,但大多都是传说故事。这次像这几人这样的亲身经历,倒还是头一次。

  于是路胜竖起耳朵仔细体偷听起来。好在那几人也不掩饰。继续大声聊着渔村的怪事。

  “那水鬼,我是亲眼所见,高一丈多,青面獠牙,浑身披着很多水草,乖乖,要不是你们大哥我跑得快,现在你们是别想看到我的人了。”光头现在还心有余悸。

  “还真当我胡老大只会吹牛!?看看,看看这是什么!那水鬼落在地上的一块骨头!这是我偷偷事后捡回来的!”他一下从怀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块玉石一样的绿色石头,拍在桌面上。

  “这东西,你敢要?这可是水鬼留下来的东西。”那光头惊异道。他也就是现在拿出来秀秀,打算一会儿就丢掉。毕竟这不是人留下的玩意儿。真要引来的水鬼找麻烦,那就真是得不偿失了。

  “没事。我就看看。”路胜可不信什么水鬼,只是看着玉石卖相不错,不像是普通的杂玉。

  要知道一般的杂玉,店铺里小摊上到处都可以买到,是玉石的边角料随意打磨出来,价格极其便宜。但不知道怎么的,他一看到这块玉,就感觉有些不对。

  青衣白狐裘,头戴青玉员外帽,穿着的是绣了银线的云纹黑底靴。一身的打扮都能在这桂花坊消费好几月了,甚至够普通人家生活用度一年有余。

  “公子要,也不是不可以,额....一两银子就行!”壮汉迟疑了下,试着开口道。

  “这是您的了。”光头果断把玉石拿起来往路胜手里一塞。几人换了换眼神,起身就走。

  “一两银子,要是换成在地球中国,购买力相当于一千块人民币。也就是这辈子能这么财大气粗了。”

  他摇摇头,一两银子对他来说不算什么,按照这具身体的记忆里,平日里他一月的开销,最低也在百两银子以上。偶尔多的,还可能花上千两。那可是上百万啊!

  想到这里,他便心头暗道败家。拿着玉石,他没管周围看热闹的客人们视线,而是脚上小巧便离开酒坊,朝着外面等着的马车走去。

  原本坚硬的石质,在短短几秒钟内,便化成一团暗绿色粘液,粘液中隐隐传出一声惨叫。

  路胜愕然的站在原地,晃眼一看,那玉石居然还在自己手里,只是里面的绿色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消失。

  路胜回过神,再看手里的玉石,根本就是块普普通通的鹅卵石,连玉石都不是了。

  “又上当了啊!”她心头嘀咕了下,也不多话,大公子这次还算好的,以前最大的一次被骗,是为了一个所谓的古董酒壶,就花了上千两白银,差点把老爷气死。

  “早来了,听说连城里知府衙门的欧阳捕头也差点陷进去。还好遇到一个云游道人,据说那道人一出手,就是金光一闪,那水鬼当场就惨叫一声,变成绿色黏液,然后炸开成浓烟散开了。”

  他时常都会故意路过这边城门,这里的军官守备士兵消息灵通,都喜欢到处拿稀奇事吹牛扯淡。

  “这倒是巧了....”路胜脸上不动声色。他回想起之前那块玉石,心头一沉。